台灣社會不信專業、只信會講話的人~
為什麼大家不願意聽真話?因為台灣社會根本對專業就不信任,所以專業人士當然覺得白費唇舌,大眾只信會講話的人、會說毒害的人,這就是「麥克風抓狂症候群」。
只需一套造句公式,適用於所謂的所有犬隻標準問題,就任由其改變。恐懼比科學更好行銷,這是為什麼再怎麼努力闢謠,謠言也終年不斷的原因。可是,我們該任由恐懼的情緒被操控嗎?如果不自己努力學著判斷,當你知道得越少,就越容易被愚弄。
當整個社會認為造謠者是「妓者」、「製造業」時,難道不是閱聽人自己餵養出這樣不用負查證責任、只需聳動標題就能騙點擊率的網路平台嗎?就是因為有人相信,造謠者才能光靠一張嘴、不用專業,就輕易成為新聞的消息來源。就來簡單說說最近有心「散播者」說的「短腿狗」與「肥仔」好了,當然「散播者」直指的目標就是上首尾繁殖的狗狗了。
拉拉的標準沒有在丈量腿的長度,只有所謂的肩高,肩高的定義就是由肩頰骨到腳底的高度。最高、最低肩高公母各有區別與限制,由FCI世界犬業聯盟(世界成員最多聯盟,類似人類世界的聯合國,一個國家一個席次)、美國AKC犬協(與現實社會同,世界犬業老大)、英國UK犬協(最老牌犬協)、加拿大犬協(犬種標準訂立最詳盡的犬協)諸如等等,拉拉的標準由頭到尾都訂有規範,而之中內容幾乎大同小異。而犬種的訂定,都是取其儘量符合該犬種原生的特質而定,以確保基因密碼不被竄改。
狗是豢養動物,說到狗,當然要先追究它的起源。探討狗的起源與馴化是國際動物考古學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在距今10000年左右的河北省徐水縣南莊頭遺址明確發現馴化的狗骨。為何提這段?因為有人說那些標準都是人刻意訂定的,這不廢話嗎?人於萬年前開始豢養、馴化犬,那人類怎不挑隻暴龍、劍齒虎來馴化與培育?
而讓人眼有脫窗誤認「短腿」 的真相則是拉拉一定要有的桶狀胸深,胸深由前胸骨一直展延至前驅後側。拉拉是水狗、是拾獵犬,發展此犬種初期是在寒冷冬天於海中協助漁夫拖拉漁網,而展開拾獵工作後,有時須潛水至湖中、河裡替主人叼拾獵物。沒有寬闊胸骨支撐的胸深是無法容納足夠的氧氣與先天肺葉足夠的發育的空間。沒有脂肪,無法發育足夠的肌肉與皮毛去保護犬隻,尤其在寒冷冬日下水作業。拉拉的披毛是兩層,內為柔軟綿密的內毛,外為剛密的外毛。
犬隻標準的訂立,不單是為賽犬而量身訂製,是為保護這種品種的正確延續,而標準書其實只是60分,是最起碼的要求。嘴吻長、腳長、無胸深與單層皮毛的「類拉拉」,在基因遺傳上都已失去原本標準,甚至已失去品種犬發展延伸的初衷。
當劣幣逐良幣,簡單又響亮的口語傳播,不明就裡的人就易隨之起舞。口號代替了科學,黑白攪和成灰色,因為科學的真相,要付出相當時間與金錢代價,台灣的閱聽大眾,甚或消費者偏愛速食文化,短薄輕巧又來得快。你笑我傻,我曰你癡,二八法則的真理在台灣價值尤為明顯,誰傻誰癡? 台灣犬界很小,12年一個循環週期,其實很快,12年後又聽到「早知道,就該……」,我就是無法早知,所以一路走下去,這代走不完,讓下代接棒,至少我不當傻子。